欢迎书友访问爱书网
首页情爱散章节目录 第十二十一章 鹿茸有毒

章节目录 第十二十一章 鹿茸有毒

????归岚殿的偏殿虽不及正殿那般奢靡,不过同样是精致华丽的红木绣床,挂着蜀锦制成的帷幔,床前的香袋有琥珀琉璃珠点缀。东宫青云阁的陈设也不过如此。

????在漠北白沐莞习惯早起,许是昨日折腾得太疲累,今早她居然睡到日上三竿。宇文慕柔心存内疚,吩咐宫女不必前来打扰她休息。此时缓缓睁开眼眸,昨日皇帝临走时的话音犹在耳,三天内把幕后设局之人找出来,否则……

????然而更让白沐莞担忧的是自己昨夜未归,倘若香云沉不住气告诉叶诗莹,只怕会无辜牵扯更多人。正当她不知该如何传递消息到东宫报平安时,琳琅领着两个宫女叩门而入。

????久经世事的琳琅若无其事地含笑张口:“白小姐终于醒了,您在宫里行走不宜穿昨夜的戎装,所以公主叫奴婢把她的衣裙送两套过来,想来您穿也合身。”

????白沐莞斜瞥了一眼,琳琅送来的是两套时新宫装,绚丽夺目的蜀锦衣料以金线绣着色彩斑斓的花鸟图案,一应首饰皆是几千两银子也难买到的旷世珍品。这些令宫外名门千金眼热的东西随意遣人送来,可见对于宇文慕柔而言不值一提。帝王疼宠,可见一斑。

????且说宇文慕容只比她年长一岁,两人身材相仿,穿上对方衣裳应该合身。

????亲手接下衣饰,白沐莞由衷道:“烦你替我谢过公主殿下。”

????琳琅却摇头含着歉意说:“都怪奴婢昨夜没有安排妥当,连累了白小姐,只是万万没想到陛下会深夜造访。”

????白沐莞不以为然地扯起嘴角:“这事不怪你。”

????昨夜必然是宇文程故意将皇帝引来归岚殿,不过皇帝并未实质处罚她,想必接下来宇文程还有后手。

????琳琅见白沐莞坐在床上出神发愣,不禁好心提醒:“不如白小姐快些更衣洗漱,公主还在等您用膳呢。”

????闻言真真令白沐莞吃了一惊,自己一觉睡到这个时辰,想不到矜贵骄傲连皇后也未放在眼中的宇文慕柔居然会等她用膳,着实不可思议!不管是出于歉疚还是接下来有求于她,总归让白沐莞受宠若惊。

????赶忙下榻以最快速度洗漱穿戴整齐,白沐莞才被琳琅引到宇文慕柔眼前。

????仔细打量一袭华衣美若春桃灿烂的白沐莞,宇文慕柔不禁有点失神,这个少女说话时偶尔流露的眼神和举手投足间的气质皆像极了她的母妃。所以尽管只一面之缘,昨日她还是莫名信任她,被软禁后第一时间只想要求助于她。

????想到她好端端被连累落下私闯内宫的罪名,宇文慕柔宛转娥眉,稍稍有点吞吐:“昨日……”

????白沐莞站在这位最得宠的公主面前,依旧不卑不亢:“公主殿下,昨日之事不必再提,沐莞是心甘情愿帮助公主,奈何能力不济。陛下只给三天时间,眼下我必须争分夺秒还公主清白,如需劳烦公主身边的人帮忙,还望公主行个方便。”

????宇文慕柔眼里闪过赞许的笑意,这个白沐莞行事作风果然不同于那些骄矜的闺秀。若是换成别人,只怕早已经哭爹喊娘烧香拜佛求皇帝饶命了,哪里还会记挂别人的事?

????像她这样特别的人,宇文慕柔打心眼里喜欢,自然爽快应承:“无论你要做什么,本公主全力配合。”

????白沐莞微微勾笑,表示感谢。

????“你打算从何查起?”宇文慕柔眼底浮起一丝忧虑。

????“丽昭仪身边的朽珠和伺候霖贵妃的翔儿。”说话时少女蹙了蹙眉,“还有在场所谓目击的几个小宫女。”

????只要搞定朽珠和翔儿,再有丽昭仪声情并茂的配合,那几个小宫女哪里敢多嘴半句。

????有一点白沐莞至今搞不明白,同时落水的两个人,身怀有孕的丽昭仪只是呛了几口水当时便清醒,反而是和新公主迟迟没有苏醒。按照事发当时来看,她认为丽昭仪也是受害者,但现在细细琢磨倒也未必。

????宇文慕柔还没来得及细问,归岚殿的殿门突然被宫中侍卫鲁莽地撞开,带头进来的是皇帝身边第一大红人总管太监高瞻。

????初次遇见这等情形的宇文慕柔下意识发怒,勃然变色:“放肆,本公主的寝宫哪里轮得到你等乱闯!全都不想活命了吗?”

????高瞻自是不敢太得罪集万千宠爱集一身的和慕公主,只是停在原地清了清嗓子,接着太监特有的尖细嗓音响起:“奴才奉旨请小白将军去雍和宫走一趟。”

????白沐莞瞧见高瞻身后带刀而立的数名禁卫军侍卫,自然猜出雍和宫绝对又发生其他不妙的事情了。

????她冷眼相看这等阵仗,现下也只能强行镇定:“高公公,陛下一大早召见臣女,不知所谓何事?还请公公先告知一二。”

????“小白将军何必装糊涂呢?”高瞻斜睨她,阴阳怪气地说,“和新公主昨日服用您进献的鹿茸膏后,夜里就没了。御医说是中了剧毒。”

????“什么?”

????白沐莞大吃一惊,心知自己被人设计陷害了!宇文慕柔的表情则有些复杂难看,一瞬之间闪过种种神色,毕竟宇文新莲是她妹妹。这么年轻就撒手人寰,还是被人故意害死,当然她相信下毒之人绝对不会是白沐莞。

????稍缓片刻,宇文慕柔用一双清冷美眸瞪着高瞻,几乎嚷嚷起来:“父皇在哪儿?有人陷害沐莞,我要求见父皇!”

????高瞻忙不迭拦住准备向外走的宇文慕柔,面上为难道:“和慕公主,您还是好好歇着吧,如今您尚在禁足出不去,奴才还要先带小白将军去雍和宫回话。”

????白沐莞长吸一口气,轻轻握了握宇文慕柔的玉手,示意她稍安勿躁。随后从容不迫地跟随高瞻离开归岚殿。

????宇文慕柔眼看自己阻止不了白沐莞离去的背影,急得握紧了琳琅的手,眼眸变得通红:“怎么办?琳琅,你说现在该怎么办?怪我害了沐莞……”

????谋害公主,那可是诛灭九族的大罪。任凭白家再劳苦功高,恐怕也难逃一死。

????宇文程这招真狠,他得不到也不想要的东西不如就彻底摧毁!

????高瞻和一众禁卫军侍卫押解白沐莞来到雍和宫,昨日还强打精神和颜悦色跟她说话的熹妃今日看见她就像失心疯似的冲她飞奔过来索命。

????“白沐莞你这个小贱人!你为了巴结和慕公主居然毒死我女儿,还假惺惺送什么鹿茸膏,你还我女儿!”

????衣裙散乱的熹妃伸着曾经保养许久的长指甲冲白沐莞的脸孔而来,她连忙闪身躲开,两个宫女压根拦不住发疯的熹妃。若非她反应灵敏,只怕早就被那长指甲毁了容貌。

????终于,宇文昊天发话了:“来人,把熹妃扶回内殿!”连话语中都夹杂不满,丝毫不顾惜这是一个刚刚失去女儿的母亲。

????他对熹妃一向不冷不热,若非看在胡家近两年有几个出类拔萃的人才,宇文昊天已经冷落熹妃很久。

????熹妃被人强行扶走,白沐莞这才规规矩矩跪在殿中央等待属于她的暴风雨来袭。

????今日上首坐着怒容满面的宇文昊天和一脸惋惜的仝皇后,坐在下首的霖贵妃倒是有些强装镇定的样子,自然刘贤妃也在。

????“白沐莞,御医说这鹿茸膏产自漠北,本是难得的好东西,可惜被人涂了剧毒断心草的汁液,这好东西可是你带回来的?”今日宇文昊天对她已经换了称呼,不是“爱卿”,而是直呼其名。

????宇文新莲虽然不得宠,可是自己女儿正值妙龄突然夭亡,帝王家再不讲究情义,宇文昊天心里难免还是哀痛惋惜。

????“回禀陛下,确实是臣女从漠北带回京城,也确实是臣女昨日入宫时进献给和新公主。不过臣女从未想要下毒谋害公主,至于这鹿茸膏中的剧毒从何而来,臣女无从知晓。”

????今日这般情形,白沐莞改口自称臣女,显然她代表的是整个白家,而非四品女将军白沐莞一人。白家只有她一人留在京城,她的一举一动关系着白氏全族的安危,更关系到远在漠北戍守领兵的父亲。谋害公主可是大不敬之罪,等于不满天家,故而此罪要诛杀九族。

????贤妃冷笑着接话:“依照你的意思,这剧毒是自己跑到鹿茸膏里?”

????仝氏不满地瞪了贤妃一眼,不过是仗着年轻貌美得宠的女人,居然敢如此不遵礼数,自然该出言训斥:“贤妃,陛下和本宫在此,陛下尚未说话,你倒心急得很。”

????闻言贤妃神色微变,慌忙起身告罪:“皇后娘娘训示得对,臣妾知错。”

????宇文昊天却大手一挥,淡声说:“无妨,贤妃你坐下。”

????贤妃得宠,这个不算聪明,身后没有强大家世背景,膝下又没有子嗣的女人居然在辰贵妃去世后一跃成为宫里最得宠的妃子。鲜少有人知道正值青春年华的贤妃,眉眼依稀有三分相似于辰贵妃。当然,这点仝皇后心里一清二楚。无非是皇帝用来怀念旧人的替身,何足为惧?

????思及此,仝氏唇畔浮现出一抹冷凝的浅笑,慢慢道:“翔儿,你把方才说的话对着白沐莞再讲一遍。”

????“是。”翔儿想也没想就启齿,“昨日下午白小姐前往雍和宫探望公主,带了鹿茸膏为礼物,我们娘娘本是感激涕零,白小姐走后便命人以鹿茸膏入药喂公主服下,不料三个时辰后公主突发惊厥,之后更是吐血不止。待御医赶到时,公主已经没了气息。”

????宇文昊天炯炯有神的目光冷冷扫向跪在一旁的御医,蹙眉问:“朕命御医日夜留守雍和宫,昨夜为何不在?昨夜轮值是何人?”

????只见李琛战战兢兢地磕头道:“启禀陛下,昨夜原该老臣留守雍和宫,奈何老臣家中拙荆突然病重,老臣不得已告假回家,还望陛下恕罪。”

????李琛不仅执掌整个御医院,医术高明不在话下,对于药理毒术方面也颇有建树。先帝在世时,李琛年轻有为颇受器重,如今已经连着伺候天玺朝两代皇帝。

????“罚俸三个月!”宇文昊天厉声道。

????若是换成别的御医,很可能已经被摘了乌纱帽赶出宫。

????李琛倏忽间松了口气:“老臣谢陛下宽恕。”

????“李御医,你告诉朕,究竟什么是断心草?”对于各类毒术方面,宇文昊天只相信李琛。

????“回禀陛下,这断心草并非一般常见毒药,此毒草只生长于黔地的悬崖峭壁间,极难采摘。茎叶处汁液多毒性最强,茎干处长满刺,若是不小心刺破手指会导致溃烂。下毒之人若是控制好用量,循序渐进可以使中毒人拖延一月有余,期间除了胸闷气短容易疲乏外并无其余症状,大夫诊脉也不易察觉,死亡时也如同突发心疾。”李琛说到这儿停顿片刻,又继续说,“和新公主落水后身体虚弱,再者鹿茸膏中掺杂的毒性强烈,故而只三个时辰便惊厥而亡。”

????“陛下,若非今日李御医解释,臣女压根不知道什么是断心草。再者漠北和黔地相距甚远,臣女从未去过黔地,分明是有人栽赃嫁祸!”白沐莞恰到好处咬住“黔地”二字时,她已然察觉到霖贵妃身子一颤。

????贤妃捏着手帕笑得不怀好意,声音越发柔细:“用不着你跑去黔地,你父亲手握兵权,挑几个身手利索的人前往黔地采摘断心草回去提炼毒液,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白沐莞此时恨不得撕烂贤妃那张惹人厌恶的嘴巴!她和这个女人无冤无仇,她却句句拖上她父亲白展毅,真是可恶。

????贤妃步步紧逼又说:“陛下,臣妾听闻昨夜白沐莞宿在归岚殿,不知是不是在同和慕公主商量下毒之事?依照臣妾之见,说不准是和慕公主指使白沐莞杀人灭口也未可知。”

????仝氏留意到宇文昊天乌云密布的龙颜,慌忙斥责:“贤妃,不得胡言!”

????与此同时白沐莞迎上贤妃的目光,语气也有几分咄咄逼人:“贤妃娘娘,臣女昨日从太后的宁安堂出来先行去探望和新公主,期间并未与和慕公主见过面。您先说是臣女下毒,又拖上和慕公主指使,下一个是不是打算连带太后娘娘?”

????“陛下明鉴,臣妾不敢乱言太后娘娘!”贤妃气得俏脸泛白,猛地转头看向宇文昊天才发现他神色含怒,不由得一惊,鬓间步摇流苏叮咚作响。

????宇文昊天现在没空搭理她,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女儿死得不明不白,不管出于血缘,还是出于皇家的颜面或者他的威严。熹妃认定毒是白沐莞下的,他却不相信。

????问题出在鹿茸膏中含有断心草这种剧毒,它不像砒霜鹤顶红那样易得常见,若是寻常毒药,他只需下旨彻查很快就能水落石出是何人栽赃给白沐莞。断心草不是寻常毒药,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就像贤妃刚才说的白沐莞如果想要得到却真是比较容易。


同类推荐: 不败剑神三国之武魂通天圣墟(圣虚)你想要的,时间都会给你吞噬神话美女总裁的最强神医神奇兽宠进化钱探吴乾